新闻是有分量的

淘汰传统制造业慎防“一刀切”_2

2019-09-11 15:18栏目:评测
TAG:

  UMC联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荣誉副董事长、Faraday智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麦实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生命先锋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宣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启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拥有44项美国专利,41项台湾专利。

  创新环境形成人才智能汇流

  宣明智说,从制造业来看,发达国家已经在慢慢建立起本国的制造业,高端制造业依靠机器人,并且有相当多特制化的要求。这对于衔接国外产品生产的制造业造成了影响,这部分的市场占有会被原先移出制造业的国家逐步夺回。

  宣明智建议,东莞应该营造一个创新的环境形成人才及智能的汇流。产业的选择上,东莞可以从老本行中寻找新的增长点,并适当引进一批优秀的新秀公司。他认为,东莞的经济结构可跟美国的硅谷相比,硅谷面积约为东莞的1倍,两地的居住人口结构相距不远,但是硅谷的GDP相当于东莞的3倍,人均收入相当于东莞的10倍。硅谷在历次经济危机中很快就能站起来,其带来的创新产业不仅限于我们了解的半导体、电脑、资讯等产业,还包括近年的生物产业和电动汽车产业。硅谷的成功告诉我们,在原来没有基础条件的情况下,一个创新的领域可以孕育新的产业。

  培养新秀企业打头阵

  东莞不能分散力量,全方位都想做,最后会影响投资的循环。资金如果没有转化成经济的动能,经济的发展就会迟缓。宣明智认为,东莞最重要的项目是促使已经成型的产业再借力使力。他举例说,在电子商务方面,电动车是电商很重要的环节,其核心是电池。当电池找到优秀的厂商,其后期的配套、设计车子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案。东莞可从电池着手,筛选出存活率高的企业。集成电路也是重要发展项目,从国内发展的情形来看,该领域对中央处理器、感知器等部分还未琢磨。如果关键部分做不好,所有的投资将会是替外国的公司抬轿子。

  宣明智提出,在企业的结构上,老不如新,大不如好。全球前500名的大企业中每年有50名被淘汰。如何让未来新秀的公司在东莞落地生根,东莞跟着这些企业一起成长,再孵化出自己的新秀企业,值得思考。

  宣明智还对东莞寻找发展新秀公司提出建议。他认为,东莞可以把在外投优秀的新秀公司拉到东莞来发展,用配套完善的环境留住高端人才,愿意在这里居住才会有恒心做长期的就业。新秀公司快速发展的成果会跟城市互相影响。

  对话

  让想续航的企业得到发展机会

  东莞应如何把握转型升级机遇,打造制造业的升级版?

  宣明智:具体可分为两部分来谈。一是考虑如何提升制造业水平,生产出高科技产品。高端产品对自动化和精密度要求更高。企业特别是管理层应对自身的制造能力进行合理评估。

  二是东莞传统制造业发展早有传统。在转型过程中,对于传统制造业的淘汰并不能一刀切,否则会导致就业机会减少,还会使企业失去了原本可升级的机会,这是十分可惜的。但政府一味地扶持也是不科学的,应该设置一套良好的机制。政府在扶持选择时应综合评估企业的实际情况与未来发展空间,让真正想续航的企业得到发展机会。

  对于高新技术产业孵化,您认为台湾有哪些经验值得东莞借鉴。

  宣明智:我认为今天讲高端制造业,是在此前制造业基础上对于客群的延伸,预测其未来发展方向,提早做好发展准备。可以通过培养行业内一两家先行企业,不断探索摸准行业发展方向。就像行销,就是打着销售的旗帜找出受欢迎的市场。至于短期企业做不来的,请政府支持。我们不断地谈论高端,但实际上,高端是需要通过市场验证的,需要鼓励更多的公司进行实践探索。

  应该看到的是,东莞在劳动力资源方面优势突出。中国人勤劳勇敢,这是天生的竞争力,即使现在使用机器人,实际上还是要靠人来操作的。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高端制造短期内虽然仍属小众市场,但它未来发展方向必定是大规模的应用。因此东莞应抓住先机,尽早发现及培育,取得领先优势。

  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,东莞需要在哪方面努力?

  宣明智:我认为东莞应参考硅谷模式。制造是东莞的强项,但不能仅在制造上打转,要发展高端服务,高端创新研发。在短期内引进具有生命力企业落户东莞,协助其成长,跟着其发展。像此前公司做业务时,都往大公司身上挤,导致永远都排在很多人后面,还要做很多牺牲,接受不公平的待遇,才能成为他们的供应商。我认为此时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考虑,找到大公司的潜在竞争者。这些小公司可能目前都很小,但你支持其发展后,就能成为它们很好的合作伙伴。换句话说,谁能把创新的因素带到社会,它就是快的。政府在这方面就可以扮演支持者角色,发现有潜力的企业,让这些企业落户东莞。